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工友之家

快遞員年底討薪:辛苦工作幾個月,反而倒欠一筆債?

2020-01-16 14:36:11  來源:尖椒部落  作者:鴨青
點擊:    評論: (查看)

  臨近年關,在外奮斗一年的打工者們都在陸陸續續置辦年貨,準備回老家和親人團聚。但對前快遞員小黃來說,這個年怕是不太好過——他在深圳龍華一家快遞站工作近4個月,不僅工資一分錢都沒拿到,還被公司記了一大筆罰金。

  當初簽合同的時候,他以為自己找到的是一份待遇相對不錯的工作,誰知后來公司的操作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合同寫得都很好,實際全都做不到

  “他合同簽得非常正規,我很難想象有一家公司可以把合同簽成這個樣子,就是看起來都對我們有利,對我們勞動者有利,但事實上是那個老板根本不在乎這份勞動合同。”

  回憶起9月初入職的經歷,小黃這樣說。

  9月2日,他和公司正式簽訂合同。合同上寫明:底薪是2300元,每月不管業績多少,都有5000塊錢的保底工資,五險一金均按照法律規定繳納。

快遞員年底討薪:辛苦工作幾個月,反而倒欠一筆債?-激流網

小黃和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本文照片如無說明均由作者提供)

  但同時,快遞行業也有一條不成文的“潛規則”:壓工資。為了“留住”快遞員,公司會把員工的工資“壓”一至兩個月再發放,員工如果需要用錢,只能向公司提前支取部分金額。

  因為公司稱這是行業普遍操作,并且合同上也寫了工資次月30日發放,小黃并沒有提出異議。但事實上,他直到11月27日才拿到9月的工資單,遠超出合同上約定的時間。而且小黃雖然拿到了工資單,工資卻一分錢都沒有拿到手——公司的理由是“錢被員工預支完了”,沒錢發工資。

  這讓小黃感到莫名其妙:他9月總共只預支了500元,10月份也只預支了1000元,最大一筆預支在11月,是5000元,都沒有超出保底工資的金額,何來“預支完了”一說?而且工資單顯示,公司將三個月的罰金全部從9月應發工資中扣除,不僅不合理,也變相證明了存在拖欠工資的事實。

快遞員年底討薪:辛苦工作幾個月,反而倒欠一筆債?-激流網

小黃11月拿到手的9月工資單10月和11月預支的金額被提前扣除加上罰款,反而倒欠公司4000多元(圖片由小黃提供)

  同時他也發現,合同上寫明的“保底工資5000”,不過是一紙空談,此外還有各種名目的罰款。

  罰款主要包括“2D罰款”、“3D罰款”和“投訴罰款”(2D為兩天沒有發件,同理3D為3天沒有發件)。如果員工收到工資單后對罰款金額有異議,還可以向公司申請明細。

  但問題在于,所有的罰款都不是當場通知的,快遞員只有在拿到工資單的那一刻,才知道當月被罰了多少錢。而快遞員一天要配送的包裹數量少則兩百,多則四五百,根本無法一筆一筆核對。

  公司管理疏漏造成的損失,有時也會被算在快遞員頭上。小黃說,有時包裹送到了公司,但是沒有及時分發給快遞員,因此而造成的包裹滯留,也會被當作是快遞員的責任。一份快遞滯留3天的罰款是17元,各項疊加起來,到月底就變成了幾百甚至幾千,而快遞員派送一個包裹的提成只有1元。

快遞員年底討薪:辛苦工作幾個月,反而倒欠一筆債?-激流網

十月和十一月工資單(圖片由小黃提供)

  12月27日,小黃遞交了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并告知公司自己將會向有關部門投訴。元旦晚上,經理聯系小黃,讓他確認11月份的工資單,如果沒有問題就把11月工資打給他,共計3180.4元——工作了4個月,這是他第一次可以正式拿到工資。

  但小黃拒絕確認。他向公司指出,首先是罰款金額需要核對,每一筆罰款的理由是什么,都要一條一條說清楚;其次是工資計算有誤,他日常一天要派送兩百多個包裹,雙十一期間增長到400到500個,整月無休,應發工資無論如何也不止工資單上這個數。他要把該拿的錢都拿到手。

  由于公司態度強硬,小黃和幾位同事一起,決定正式開始走法律程序,要回屬于自己的勞動成果。

  未成年工不簽合約,強制調崗拒發工資

  小權是共同參與維權的快遞員之一,今年才17歲,時常被工友們看作孩子。他在這家快遞站從6月底工作到10月初,至今也沒有拿到9月份的工資。

  小黃說,公司提供的合同看上去很完善,但實際很多都沒有履行。小權面對的則是另外一種情況:公司壓根沒跟他簽合同。

  入職的頭兩個月,小權被安排做分揀工,據他所說,當時“全部人都沒有簽合同”。直到9月,公司才開始陸續給員工補簽,但不知為什么依然“漏掉”了他。這時小權已經被強制調崗去做快遞員,直到快離職的時候,他才從同事口中聽說有合同這回事。

  10月2日,小權辭職回到老家。他以為最后一個月的工資會像之前一樣打到賬戶,但一直等到11月底,公司也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把工資單發給他。

快遞員年底討薪:辛苦工作幾個月,反而倒欠一筆債?-激流網

小權向經理要工資的聊天記錄(圖片由小權提供)

  他去問經理,經理讓他去找財務,財務又讓他找經理……來回推了一個月。到了12月27日,他聽說小黃和工友準備去要工資,就決定一起加入。“我肯定要把這些錢弄回來啊,我自己辛辛苦苦賺到的錢嘛。”

  他們第一站去了調解中心,想要盡快把事情解決,至少拿到一筆錢可以好好過年。然而調解員的態度并不積極。

  小黃回憶,街道的調解中心告訴他們:“你們快遞行業是這個樣子的。”意指“壓工資”和罰款是行業常規操作。因為是第一次去,小黃也不知道怎么回應,只能客客氣氣地說自己要求不高,只是想把工資拿回來。誰知調解員直接表示:預支工資就相當于工資已經發了,就不存在拖欠工資的情況,也不存在勞動糾紛。

  隨后,調解員打電話給快遞站的經理,經理讓他們“回去調解”。這事就算結束了。

  第二次再去調解中心的時候,工友們做好了準備。當調解員再次稱公司不存在拖欠工資行為的時候,小黃把一本勞動法放在他面前:“那你給我說一下,國家哪一條法律法規規定的?你告訴我,我現在給你查出來,或者你給我找一下是哪一條?”

  調解員不說話了。很快,他讓工友們去申請勞動仲裁。

  大家都想要工資,但都不敢“吃螃蟹”

  公司到底欠自己多少錢?因為看不到工資明細,小黃不知道準確數額。他大概算了一筆賬:按一個月保底工資5000來算,再加上收快遞的提成,4個月一共25000左右,扣除自己預支的錢,公司還要給自己近兩萬元。此外還要算上莫名“蒸發”的業績,罰金也不知道實際金額應該是多少,這些部分都只能等公司舉證。

快遞員年底討薪:辛苦工作幾個月,反而倒欠一筆債?-激流網

工友遞交的維權清單(圖片由小黃提供)

  公司長期拖欠工資,大家也都頗有怨言,但愿意“站出來”走法律程序的寥寥無幾。大多數工友還是在觀望他們的進展,等他們去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小黃覺得這也是人之常情。他觀察到,自從他們開始發出維權的信號,公司陸續給一些仍在職的同事結算了工資,這讓他感到安慰,說明公司還是有所忌憚。

  支撐他“耗”下來的,是12月初和公司的一次沖突。當時他因為生病花了一筆錢,因為沒有發工資,只能先和朋友借錢,再加上要請人代班和墊付快遞柜,又是一筆開支。他找到經理,說只希望先把這筆錢拿到,把錢給還了,讓朋友們回家過個好年。經理的回復讓他至今難忘:

  “他說你感冒,你生病,那是你自己的問題。你自己沒有錢去治病,所以你要借朋友們的錢,那這一切都是因為你自己窮,而不是公司的責任。”

  這句話讓小黃非常憤怒,也讓他下定決心要爭取到底,既為血汗錢,也為爭一口氣。

快遞員年底討薪:辛苦工作幾個月,反而倒欠一筆債?-激流網

一位工友的11月工資單,上面顯示他在沒有預支工資的情況下倒欠公司一千五百多元(圖片由工友提供)

  “我打電話給我媽說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媽都罵我一頓,她說你怎么會那么傻呢,別人都遇不到這樣的事情,為什么就你遇到了呢,現在的社會哪里還有這樣的事情呢。包括我哥是一個上了大學的,文化水平還是有的嘛,他說現在不可能還有這樣的事情吧。別人都無法想象到這樣的事情的,但確實就是發生在我們身上了。就挺難受的。

  “我真的覺得,我們這個年紀了,在深圳這種地方,在中國這樣的法治社會,還碰到這樣的事情,老板還那么猖狂地表示我不在乎這個法律,我覺得這個氣真的得出一口。”

  2020年1月10日,小黃、小權和另一位伙伴遞交了仲裁申請,目前正在等待回復。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六码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