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吳銘:說說反對“個人崇拜”

2020-01-16 14:27:45  來源:吳銘再評說  作者:吳銘
點擊:    評論: (查看)

  個人崇拜,是什么意思?大約有以下四種理解:

  第一,一個人,讓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都崇拜自己,把自己說得天花亂墜、無以復加,于是一言九鼎,不許反對、不許討論。

  第二,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都崇拜某一個人,自然而然,誰也擋不住,對這個人充滿感激、充滿敬意,心甘情愿聽其指揮、聽其號召,愿為他赴湯蹈火!

  第三,相當多一部分人,主要是有權有勢有地位的人,控制官僚、資本、教育、媒體的人,拼命包裝某一個人,把這個人說得天花亂墜、無以復加,讓所有人都服從服,不許反對、不許討論。比如,國民黨反動派的媒體就是這樣,讓全國人民都崇拜蔣介石。

  第四,一個人,比如我,比如你,比如他,崇拜另外一個人。

  還有沒有第五種理解?我看沒有了。

  所謂反對個人崇拜,我覺得,大約就是反對以上四種情況。

  反對個人崇拜,主要是針對毛主席的,不是針對其他人的。

  那么,主席有沒有讓別人崇拜自己?有沒有組織一批掌握權力、教育、媒體的人,鼓吹自己,讓全民崇拜自己?符合第一種情況嗎?

  答案:沒有,一絲也沒有。不符合第一種情況。

  主席說,我就是個教員,蹄切兒,TEACHER,什么四個偉大,討嫌!主席經常承認錯誤,給很多人賠不是。他說,錯誤,直接的他有份,間接的他也有份,誰讓他是黨的中央委員會主席呢?他反對各地給自己樹立塑像,他說這只有“諷刺意味”!他反對把自己和馬恩列斯并列,他說這些人是老師而自己是學生。甚至,他反對提出毛澤東思想作為我黨指導思想,他反復強調,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列主義。他反對人民喊“毛主席萬歲”,他無法阻止,就反過來喊“人民萬歲”!他對群眾、對戰友說,不要忠于毛主席,要忠于人民、忠于黨、忠于革命事業。他模范地遵守而從不違背黨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等各種規章制度,即使不贊同黨的某些決議,也照章執行,比如,對于1955年的軍銜制,他就不贊同;但既然大家都通過了,他也只能接受,但拒絕了“大元帥”軍銜。他的所有意見、建議,都來自實踐、調查,來自群眾,加上自己站在人民立場上,運用唯物辯證法、階級分析法,加以分析、思考,通過黨組織討論、研究、補充、完善、通過,再頒布施行。他從不越過黨組織。

  主席對誰強調過要服從其個人嗎?從來沒有。相反,他強調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甚至是指揮作戰時,也是征求意見的口氣;關鍵時刻,他要求下面的指揮官不必請示。他說,機械地執行上級的指示,是一種怠工。他對吹捧他的人,非常警惕,及時批評甚至是決裂。

  無疑,他在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甚至全世界人民心目中享有不可動搖的、極其崇高的威望!至今仍然如此。這是因為他為中國革命、中國人民、中華民族所做出的不可取代的、卓越的、偉大的貢獻,付出的重大犧牲,他沒有任何私心。他極其謙虛,他說,“奪取全國勝利,這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如果這一步也值得驕傲,那是比較渺小的,更值得驕傲的還在后頭。在過了幾十年之后來看中國人民民主革命的勝利,就會使人們感覺那好像只是一出長劇的一個短小的序幕。中國的革命是偉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長,工作更偉大,更艱苦。這一點現在就必須向黨內講明白,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我們不但善于破壞一個舊世界,我們還將善于建設一個新世界。”

  他在人民群眾中的威望、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對他的熱愛,是他領導中國革命進程中自然而然形成的,并不是他本人自己鼓吹的,也不是他要別人替他鼓吹的。恰恰相反,多年來倒是有那么一有權有勢有身份有地位有影響的人和媒體,不擇手段、挖空心思地誣蔑主席,什么億元稿費、六十多處行宮、兒子上戰場是為了鍍金、搞一言堂、破壞黨內民主之類,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既有黨的重要領導也有普通群眾——出來證明、有鐵一樣的歷史史實證明,這些都是居心叵測的政治造謠,都是喪盡天良的誣蔑歪曲。“蚍蜉撼樹談何易”,這些抹黑,不但沒有損害主席的威望,反而暴露了這些人的反動面目,暴露了他們的丑惡嘴臉,反而讓人民群眾更加熱愛毛主席。

  要是有誰能夠追隨主席,也做出成績,也會得到人民群眾的崇拜。比如,谷文昌、甘祖昌、孔繁森、楊善洲、譚千秋、張富清、屠呦呦等等做到了,他們就自然而然地收獲人民群眾的崇拜,勿須雕飾。

  毛主席利用自己崇高威望做了什么呢?他推薦了各個時期形成的革命精神、各條革命戰線上涌出的好多英雄好漢,讓全國人民崇拜、學習這些革命精神和英雄好漢。他總結了井岡山精神、蘇區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抗戰精神、抗美援朝精神、西柏坡精神、劉胡蘭精神、董存瑞精神、雷鋒精神、鐵人精神、抗美援朝精神、兩彈一星精神、西沙精神……讓人民群眾發揚這些精神。他說,人民群眾是真正的英雄,是我們的上帝,我們要愚公移山,就是要感動這個上帝,他讓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崇拜愚公。他說,要做群眾的先生,先做群眾的學生。他說,群眾才是真正的英雄,我們這些人(中央委員)則幼稚得可笑。他極力贊揚張思德、白求恩、劉胡蘭、狼牙山五壯士、八女投江、紅巖英烈、雷鋒、王杰、王進喜、錢學森、刑燕子、董加耕等等這樣的英雄,他這么做,意思是說,你們不是崇拜我,而是要崇拜和學習這些戰斗英雄、勞動模范。

  他說,高貴者最愚蠢,卑賤者最聰明。

  作為共產黨員,作為普通群眾,作為中華民族的一分子,我們當然要聽黨的話,聽毛主席的話。把主席肯定的張思德、劉胡蘭、白求恩等,還有新時代的孔繁森、楊善洲、譚千秋等等,作為我們的榜樣,找出我們和他們的差距,向他們學習,向他們靠攏。我們是不是在崇拜這些英雄模范?我們是不是個人崇拜?當然是。但,要不要反對這個個人崇拜?不能吧。

  我感覺,這些英雄好漢,是毛主席的學生,優秀學生。

  崇拜這些英雄好漢,同時又反對針對毛主席的“個人崇拜”,那么,我想問個問題:我們,在靈魂深處,在崇拜毛主席的這些學生的同時,該把毛主席放在什么位置?把他完全淡化、忘掉他,可能嗎?既然不可能,那么,放在什么位置,才不是“個人崇拜”呢?

  誰來為我解答這個問題?

  反對“個人崇拜”,究竟反對的是哪一種情況?

  第一種情況,毛主席不符合這種情況。

  第二種情況,直到今天,我們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甚至全世界人民再甚至是資產階級政治家、政客,都還在崇拜毛主席——盡管某黑惡反動勢力幾十年如一日的對毛主席的抹黑、淡化,也還是沒有消磨這種崇拜,反而增加了這種崇拜。這是自然而然的,人家就是要崇拜毛主席,誰反對得了,誰阻止得了,有什么資格反對?有什么權力反對?有什么能力反對?不識時務、“螳臂擋車”而已。

  第三種情況,蔣介石的走狗倒是不擇手段讓全國人民崇拜蔣介石,事實證明,失敗了,徹底失敗了,毫無用處。相反,全國人民不但沒有崇拜蔣介石,反而極其反感蔣介石,把他趕到臺灣島當海匪去了。即使是臺灣人即使是國民黨殘匪,對蔣介石也沒有什么好感。

  對于蔣介石之類的“完人”,請放心,除了幾個走狗,沒有會崇拜他。便是由有權有勢、掌握媒體教育學術的名人高士出來包裝、鼓吹,也沒有用。針對蔣介石,倒是完全不必擔心什么“個人崇拜”。

  第四種情況,屬于個人自由吧,我不崇拜主席,我崇敬主席,熱愛主席,行不行?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六码六肖中特 浙江6+1玩法 内蒙十一选五走势图59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平台 上海快3一定牛开奖结果 福建体彩31选7阿四推荐球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2014 3月股票推荐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像pc蛋蛋一样的网赚 彩视播陕西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