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鮑盛剛:資本主義還有沒有未來?

2020-01-23 12:30:06  來源:草根網  作者:鮑盛剛
點擊:    評論: (查看)

  如果說18世紀自由主義與資本主義的興起標志西方中世紀封建貴族等級制度的終結,那么19世紀后期國家福利制度以及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后凱恩斯主義的興起又標志古典自由主義的終結。同樣,如果說上世紀70年代中期新自由主義的興起標志凱恩斯主義的終結,目前民粹主義在美國與西方的興起又標志新自由主義的終結。那么,未來資本主義是什么呢?

  卡爾·波蘭尼在《巨變:當代政治與經濟的起源》一書中指出以市場為中心代替以傳統社會為中心是人類政治與經濟模式的一次巨變,也是當代政治與經濟起源的標志。但是,從一開始市場社會就包含了兩種對立的力量,即自由放任的動向以擴張市場,以及反向而生的保護主義與針對市場的抗衡力量,前者力圖將經濟從社會中脫離出來并主導社會,后者則力圖讓經濟服務于社會,兩種力量對抗主導了西方社會的發展。1776年亞當·斯密《國富論》的發表可以說是西方社會結構的第一次轉型,其特征就是以市場中心說代替社會中心說,其核心論點就是認為人類社會應該服從于自律性市場,對此就如同后來美國經濟學家道格拉斯·諾斯認為的那樣,如果一個社會沒有經濟增長,那是因為沒有為經濟創新提供刺激。而西方世界的興起應該歸于制度革命,一個有效率的經濟組織在西歐的發展正是西方興起的原因所在,因為正是這樣一個有效率的組織造成了一種刺激,將個人的經濟努力變成私人收益率接近社會收益率的活動。反之如果社會沒有刺激個人去從事引起經濟增長的那些活動,便會導致停滯狀態。

  19世紀被認為是資本主義與自由主義的黃金時代,是一個崇尚自由,經濟發展,社會繁榮的時代。但是,馬克思卻揭露了資本主義社會繁榮背后資本家對雇傭工人的剝削與資本主義社會的不公平與不平等。馬克思認為整部人類歷史實際上就是一部階級斗爭史,先是奴隸主剝削壓迫奴隸,封建貴族剝削壓迫農民,然后是資本家剝削壓迫工人。所謂自由只是資本家對雇傭工人剝削的自由,政府只是資產階級的管理委員會。而且,由于生產社會化與生產資料私人占有的內在矛盾,資本主義社會最終將走向崩潰,代之以社會主義社會。后來就連為了拯救資本主義的經濟學家凱恩斯也說道:“說私人利益與社會利益一定互相一致,這一點并無根據,上天并不是這樣來統治世界的。說是兩種利益實際上互相一致,這個說法也不正確,在下界并不是這樣來管理社會的。”開始于19世紀后半期,西方國家制度出現了從以市場主導回歸以社會主導的轉型,標志就是福利國家的出現,實際上就是從“自由模式”向“民主模式”的轉型,有學者也稱之為國家資本主義或者晚期資本主義時期。福利國家的萌芽出現于德國,接著20世紀30年代,受到凱恩斯主義的影響,美國政府在大蕭條時期力推新政,建立了美國式的福利國家。二戰后大西洋兩岸形成了以公共財政為主導的福利國家,史稱“凱恩斯福利國家”。

  二戰后出現的20年大發展與大繁榮,迄今令美國與西方人戀戀不舍,認為那是民主與繁榮的天堂。但是,好景不長,其原因在于美國與西方社會陷入了民主的陷阱。哈耶克認為所謂民主的陷阱是基于這樣一種錯誤的認識,即既然政府是當選的多數人的代表所控制,所以再對政府權力進行其它任何監督便是沒有必要的。但是,殊不知不受限制的民主與不受限制的專權相比好不到哪里去。所以,無論是米塞斯,哈耶克,還是后來的米爾頓·弗里德曼,詹姆斯·布坎南都認為所謂市場經濟體制實際上從19世紀下半期隨著福利國家的產生,在西方就已經開始走向衰退,這是西方文明的悲劇,西方文明的復興顯然有賴于自由主義市場競爭理念與體制的復活和重建。

  上世紀七十年代新自由主義的興起標志美國與西方政治與經濟的第三次轉型和向市場主導體制的再次回歸。新自由主義的興起無疑是希望通過制度革命,以拯救資本主義。其要義無非是降低成本,降低稅收,減少監管以提升預期利潤空間,吸引私人資本投資的回歸,刺激個人去進行推動經濟增長的活動。但是,結果無論是英國的撒切爾主義還是美國的里根主義都失敗了。原因很簡單,因為新自由主義本質上是一場復古和倒退運動,是19世紀自由主義的變種,主要的靶子就是針對大蕭條與二戰后繁榮時期所采用的一系列制度安排,目的就是復辟資本主義。但是殊不知一旦工資,福利與稅收漲上去了,就不可能再降下來,否則就會引發道德與政治的風險。所以,想再回到過去已經是不可能了。時至今日,隨著民粹主義在美國與西方國家的興起,表明潮流已經在轉變。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對新自由主義的反思和批判也應聲而起。2008年7月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斯蒂格利茨以“新自由主義終結了嗎?”為題發表文章,他寫道:“新自由主義不再討人喜愛了…在四分之一個世紀里,發展中國家相互競爭,但勝負已定,那些實行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國家,沒能贏得增長大獎。” 他指出,“自由市場這套說辭一直在被有選擇地運用--當符合某些特殊利益時就擁抱,不符合時就不提。”“新自由主義的市場原教旨學說不過就是一套服務于某種特殊利益的政治教條,它從來沒有得到過經濟理論的支持。”

  30多年前,美國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德曼充滿樂觀主義情懷,將其《自由選擇》一書最后一章的標題定為“潮流在轉變”。因為當時人們普遍的信念正在從計劃經濟轉向信仰市場經濟。但是,30多年后人們發現西方社會的潮流又要轉變了,這就是民粹主義的興起,它標志新自由主義的終結與一個時代的結束??梢哉f民粹主義的興起是對新自由主義的革命,對此就如同新自由主義曾經是對凱恩斯主義的革命一樣。那么,民粹主義能夠拯救美國與西方嗎?19世紀法國經濟學家巴斯夏曾經說到:“在我看來,文明的鐘擺總是根據時代的需要,從一個原則擺向另一個原則,而在強調個人主義的絕對自由原則之后,回歸到強調政府行動的必要性,總是意味著更大的進步。于是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正確的東西,也沒有什么絕對的原則,因為鐘擺總是根據時代的需要,從一個原則擺向另一個原則。啊,比喻,如果我們只用比喻,你要把我們帶到什么地方。”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六码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