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胡新民:對茅某軾《中國人民是什么時候站起來的?》一文失實之處的批駁

2020-01-24 10:06:55  來源:察網  作者:胡新民
點擊:    評論: (查看)

胡新民:對茅某軾《中國人民是什么時候站起來的?》一文失實之處的批駁

  《炎黃春秋》2011年第八期發表的茅某軾的文章《中國人民是什么時候站起來的?》(以下簡稱茅文),遺憾地說,失實的地方實在不少。特別是關于中日兩國在二戰后的發展的內容。

  茅文是這樣描述的: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日本戰敗,日本工業幾乎全部被毀,殖民地領土全部丟失,在那里投入的基本建設分毫無歸,人員傷亡近千萬(大部分是男性,當時日本總人口約為六千萬)。大家認為日本在一百年之內再也無力恢復。但是事實上20年后日本已經完全恢復,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F在還是世界強國之一。相反,中國是戰勝國,恢復了領土,獲取了作為戰利品的現成的工業基礎,全民歡欣鼓舞,信心十足??墒沁B下來的是三年內戰,死傷幾百萬。建國后三十年的階級斗爭又死人數千萬。”(此段與茅某軾先生的博客同名文章有改動,例如“數千萬”為“約五千萬”等,這也減少了該文的某些明顯失實----筆者注)】

  茅文說的“(日本)人員傷亡近千萬”不知是從何而來?肯尼斯.韓歇爾(Kenneth G. Henshall)是新西蘭坎特伯雷大學(University of Canterbury)日本研究所教授,從事日本研究三十余年,是一位著名的日本史研究專家。他在他的名作《日本小史》(世界圖書出版公司 出版,下同)中寫道:

  【“在從1931年‘沈陽事變’開始的14年戰爭中,日本有將近300萬軍人傷亡,超過50萬平民傷亡。大多數傷亡發生于太平洋戰爭的4年間。”(第175頁)】

  《日本小史》英文版由麥克米倫公司于1999年出版,2004年麥克米倫公司又推出該書英文版的第2版,一直是歐美圖書市場中日本歷史類最暢銷的圖書之一。該書史實敘述寫到作者執筆那一年,書中所引用的材料也是最新的。作為公認的通識教材,該書被推薦為歷史系學生選修日本史、日語系學生修讀日本史的教科書,也是普通讀者通覽日本歷史的佳作。

  因此可以說,茅文中的“(日本)人員傷亡近千萬”是無依據的,因而是失實的。

  茅文的下一個數字更為失真。他寫道:

  【“大家認為日本在一百年之內再也無力恢復”?!?/p>

  這個“大家”不知道是個什么樣的“大家”,但肯定不是“歷史大家”。正好《炎黃春秋》在2011年第六期中有篇文章“《大公報》記者筆下的蘇軍日僑和內戰”,文中這樣寫道:

  【“事實的發展證明了《大公報》記者的憂慮。1946年10月,全面內戰爆發后的四個月,呂德潤報道說:‘現在各地日僑已經開始遣送了,去年一些不愿回國的,現在都吵著要回去了。他們不再泄氣。他們樂觀起來。’這又是為什么呢?因為‘看看今日的國際,聽聽國內的炮火,我們像明白了一些。但是日本人比我們明白的更快,他們現在爭著要回去了。去年日本人說,日本復興要二十年,現在他們說,只要五年就夠了。’”】

  這個“大家”中的日本人說日本復興只要五年!再看另外一則更有說服力的資料。梅汝璈先生是國民黨政府時期我國法學界權威,曾被任命為我國參加“遠東軍事法庭”的首席審判官。當年他從報紙上讀到著名政論家歐文·拉鐵摩爾論戰后日本問題的文章時,便立即剪下寄往國內,并在日記中概述了原文的觀點:

  【“警告美國:管制若不得法,日本不出幾年在工業上經濟上又可東山再起,操縱或獨霸遠東,而使中國朝鮮菲律賓等工業幼稚的國家沒有興起和競爭的可能。他(拉鐵摩爾——筆者注)相信,日本是在裝窮裝苦,實際他們并不匱乏,否則何以國民營養得那樣壯健,體格依然比上海北平或朝鮮一般人民好得多呢?這點與我最近一周的所見所感完全一樣。他說,以日本工業技術根底之深固,倘使能夠獲得原料,它不但可以死灰復燃,而且可以獨霸遠東,使中國處于極不利地位。”(見《作家文摘》2011年1月21日,下同)】

  因此,茅文中的“大家認為日本在一百年之內再也無力恢復”也是失實的。

  茅文對國人“不爭氣”很有些忿忿然。又講了國共內戰的死傷“幾百萬”和建國后的死人的“數千萬”。這兩個數字也有玩味之處。幾百萬怎么產生的?中國近代史著名專家,美籍華人徐中約在其權威之作《中國近代史》(世界圖書出版公司 出版 下同)中寫道:

  【“1946年中期以后,蔣決定用軍事手段來解決共產黨問題,以便證明如果不是受美國調停的妨礙的話,他可輕而易舉地消滅敵人。勝利將證明他的判斷正確,并表明美國人要中國建立聯合政府的浪漫之夢不切實際。盡管美國一再警告不會支持他打內戰,蔣卻無法說服自己相信華盛頓會偏向共產黨而非他本人。國民黨內有一種普遍的感覺,認為美國不會無視中國落入共產黨之手;因此,美國的警告是不能當真的。如果局勢變得十分惡劣的話,美國人將別無選擇地前來援助國民黨。”(第507頁)】

  無須贅言,這就是“死傷幾百萬”的起因。

  把“死傷幾百萬”說成是中國人不爭氣也是失實的。因為不爭氣的只是國民黨。所以,“國民黨徹底喪失了民心,人心很快傾向共產黨。”“因此共產黨能得民心,打敗了十倍于自己的國民黨軍隊,把蔣介石趕去了臺灣。”這難道不是把國民黨領導中國人民貌似“站起來”的問題的實質說清了嗎?

  關于茅文中所說的“數千萬”的問題(對這個數字的準確性暫且不表),把這和“幾百萬”混為一談,本身就是有悖歷史定論的。死人的事情主要指的是“大躍進”期間(坊間流傳的其它例如“文革”期間的死亡人數更不靠譜,在此不贅)。對于這段歷史及其原因教訓,專家學者論著很多?!秳蛑腥嗣窆埠蛧贰返诰耪隆渡鐣髁x統治下的農村》之《社會改造(1955-1963)》中是這樣寫的:

  【“(1958年)公社運動的早期被一些農民叫做‘吃光’階段,因為一個人一天經常要到公社食堂去吃五六頓。”“這股‘共產風’導致了社會的混亂,1959年十分惡劣的天氣造成的自然災害加劇了社會混亂。”】

  回過頭來順便把“數千萬”以正視聽一下:2011年出版的中共黨史第二卷寫道:

  【“糧、油和蔬菜、副食品的極度缺乏,嚴重危害了人民群眾的健康和生命。許多地方城鄉居民出現了浮腫病,患肝炎和婦女病的人數也在增加。由于出生率大幅度大面積降低,死亡率顯著提高。據正式統計,1960年全國總人口減少了1000萬。”(黨史二卷第563頁)】

  這個數字當時引起一些人的炒作,稱:

  【“中共終于承認餓死一千萬!”】

  實際上,這個“減少了1000萬”是沿用了1991年中共黨史出版社的《中國共產黨的七十年》的論述。到2011年,又有人以發現“新證據”為由頭拿出來炒作,還輔之以“驚心動魄”這樣的詞匯,是什么意思,就不用筆者解釋了。至于“大躍進”的教訓,當然要吸取。

  【“正如劉少奇1962年1月27日在七千人大會講話中所說:這幾年來,我們在實際工作中的缺點和錯誤,他(指毛澤東--引者注)總是最早發現,并提醒大家注意。”(楊勝群 陳晉 主編:《中共黨史重大事件述際》人民出版社 2008 第142頁)】

  茅文說:

  【“事實上20年后日本已經完全恢復,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F在還是世界強國之一。相反,中國是戰勝國,恢復了領土,獲取了作為戰利品的現成的工業基礎”“中國雖然得到大片土地和財產,但是自己不爭氣。到1978年改革之前中國列入世界上最窮國家的行列,人均GDP幾乎排在最末位。群眾生活極端困難。”】

  關于1978年以前中國的情況,《中國共產黨的九十年》有專門的論述,其標題是:《黨在1949年至1976年的歷史性巨大成就》,在此不贅。

  下面就來探討一下中日經濟發展對比的具體情況。

  首先來比較中國和日本二戰后的情況,先看中國,徐中約的《中國現代史》(世界圖書出版公司北京公司2008年1月第一版 注:該版本關于抗戰期間的內容與港版一致)有如下表述:

  【“蘇軍洗劫了東北的工業廠礦,將價值二十億美元的設備當作‘戰利品’運往俄國。”(第502頁)】

  二十億美元是什么概念,同樣可以從這部著作中尋找參照:

  【“1947年年底,國民政府請求美國提供一筆15億美元的四年援助計劃_其中第一年將撥出5億美元的經濟援助和l億美元的軍事援助。為響應這個請求,杜魯門在1948年2月18日建議在十五個月內撥款5.7億美元,用以制止中國的經濟崩潰。”(第510頁)

  “1949年,中共政府接收了一副經濟爛攤子。通貨膨脹完全失控;洪水影響了30—40%的耕地;工業產量和食品產量分別驟減到戰前最高點的56%和70—75%。”(第526頁)

  “到1952年,中國的工農業生產不僅達到了戰前的最高點,而且超過了1949年產量的77.5%。”(第527頁)

  “綜合來看,中華人民共和國最初十年的成就相當卓著。在對內方面,鞏固了對國家的控制,并取得了相當的經濟增長。在對外方面,與蘇聯和東歐衛星國保持緊密的聯系,與聯合國軍隊在朝鮮打成了平局(這本身就是一種勝利),在日內瓦和萬隆會議上扮演了大國的角色,調停了蘇聯和衛星國之間的糾紛。另外,核技術開發也已經起步。”(第533頁)】

  美國的中國近代史研究泰斗費正清在其名著《美國與中國》(世界知識出版社 1999年版)的“新秩序問題”一章中也寫道:

  【“然而,盡管有這些以及其他許多問題,人民共和國的經濟經歷還是有了了不起的成就的。例如,中國的經濟就比印度的經濟出色得多。從1952 到1976 年,中國經濟的增長平均每年6 %或7 % ,按人口平均計算是印度增長率的二倍或三倍,盡管印度還接受了130 億美元的外援和貸款,而中國接受的蘇聯貸款不足10 億美元,同時還拿出大約70 億美元去援助其他國家。”(第458頁)】

  撇開抗戰后的中國國際地位實質問題不說,再來講講這個人民是否站起來了。當時占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是農民。徐中約一針見血地寫道:

  【“國民政府不理解農民,看不到解決農民困苦的緊迫性,對農民的疾苦也就漠不關心。諷刺的是,國民政府官員繼續生活在儒家關于勞心者與勞力者之區別學說的陰影下,將農民鄙視為毫無生氣、無足輕重的人,所以看不到農民大眾的革命能力,因而也從未嘗試去組織他們。恰恰就在這個被忽視的區域,毛澤東的天才得到了最高度、最成功的發揮。一塊造屋者拋棄的石頭變成了另一個人的房屋之柱石。”《中國近代史》517頁】

  在人民的主體被“拋棄”的時代,恐怕不能說他們站起來了。

  再來看看日本:

  茅文說:

  【“但是事實上20年后日本已經完全恢復,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這段話不知是說日本恢復經濟用了20年,還是20年就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實際上都不對。國內外所有主流史書都是這樣記載的:

  【“1955年其國民經濟和工農業生產的主要經濟指標均已恢復甚至超過戰前水平”“其GNP規模也于1978年超過蘇聯,日本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老二’”。(見《日本學刊》2011年第2期)】

  簡單地說,“恢復”用了大約10年,“世界第二”用了大約33年。當然,這個速度是非??斓?。除了日本自身的不懈努力,美國的因素的作用也是極其關鍵的。

  “日本戰敗,日本工業幾乎全部被毀”果真如此嗎?

  美國的約翰.W.道爾(John W. Dower) 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歷史學教授,美國藝術科學院院和美國歷史學會委員。主要研究領域是近現代日本史和美日關系,是相關領域最重要的學者之一。他的研究著作多次獲包括普立策獎和美國國家圖書獎在內的重要學術獎項。其中研究日本的力作《擁抱戰敗 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的日本》(三聯書店出版 2008年9月)則獲得了2000年普立策非虛構類作品獎;1999年美國國家圖書獎非虛構類圖書獎;2000年班克羅夫特獎;1999年美國歷史學會費正清獎(1800年以來亞洲歷史杰出圖書);2000年美國圖書館學會著名圖書獎,并列入;“美國讀者書目”中的“2000年著名圖書目錄”;1999年《洛杉磯時報》歷史圖書獎。其權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他在該書中寫道:

  【“(日本戰敗后)對物質損失的大清算顯示,同盟國對日本的海戰和空襲戰,毀滅了日本整個國家大約1/4的財富。其中包括4/5的船只,1/3的機器設備,1/4的運輸工具的機動車輛。”(第14頁)】

  實際上,這個數字來自于日本官方的《經濟安定總部戰后經濟政策資料》。日本戰后經濟的復興并不是在“日本工業幾乎全部被毀”基礎上發展起來的。而中國的東北,當年才算是“廢墟”。

  接下來談談日本經濟復興的幾個關鍵點,資料來自《日本小史》,其觀點與《擁抱戰敗 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的日本》基本一致,可以說是研究日本的主流學者的共識。

  1、因為

  【“1947年的日本不是一股經濟勢力,生產甚至還不到戰前水平的一半,而通貨膨脹每年高達200%以上。它需要修補,而麥帥可能不是適合這一特別工作的人”?!?/p>

  所以

  【“1949年初,杜魯門總統派遣財經專家約瑟夫·道奇(Joseph Dodge)為盟軍總部經濟顧問,他擔任這一職位直到占領期結束。”“吉田政府奉命穩定經濟與平衡預算,由道奇監督。在道奇的指導下,通貨膨脹大幅下降,匯率穩定下來,而政府津貼則被削減。他的嚴峻方法生效了,日本在1949年已能提出平衡的預算。”】

  可見如果沒有美國的指導幫助,日本的戰后經濟還不知道多久才能走上良性循環。

  2、但是,即使如此,日本經濟還是不大爭氣。美國出自于自身戰略利益的推動,日本終于盼來了崛起良機。朝鮮戰爭使日本經濟很快走出了“死胡同”,

  【“1956年,日本政府發布的《經濟藍皮書》正式宣布‘以恢復為杠桿的成長已經結束’”“朝鮮戰爭‘真是天佑神助、起死回生的妙藥’,是‘一股神風’”(第197頁)?!?/p>

  3、日本戰后經濟增長的奇跡原因復雜

  【“日本令人注目的戰后經濟增長,常常被稱為‘經濟奇跡’(有些人指稱它是‘第二次奇跡’,第一次奇跡是明治時代的經濟增長)。但它是有原因可辨的——事實上有幾十個原因,雖然這些原因都集中在一起可能也是奇跡。這些原因有的已經討論過,有的值得進一步討論,而有些原因無法在此詳細討論。美國也在好幾項原因中占顯著地位。一般而言,主要原因包括(未按任何優先順序排列):

  美國/占領當局建設性的政策,諸如恢復財閥與放棄賠償支付(以及將沒收來的機械交給中小企業);

  美國/占領當局的財經建言,例如顧問約瑟夫·道奇的建言;

  美國/占領當局的財經援助(占領期間共提供20億美元);(有意思的是,蘇聯在東北掠走的也是20億美元的設備--筆者注)

  美國在朝鮮戰爭期間的采購;

  美國對日本提供的安全保護,使日本的軍事支出僅占國民生產總值的1%,遠比大多數國家低;

  政府與官僚對企業的支持與指導;

  .......

  政府的穩定對經濟增長提供了有益的環境。1948年后,盡管首相頻繁換人且有幕后操縱,日本直至20世紀90年代中期是由基本上相同哲學的保守派統治。尤其日本從1955年至1993年由自由民主黨統治。自民黨在1955年的成立基本上是現有政黨的再結盟,并且實際上繼續了戰前的政友會與民政黨系統的合并。因此,戰后與戰前之間保守派的成分是連續的。”(第205頁-207頁)】

  該書隨后列舉的主要是日本國內因素,為節省篇幅,不再一一列出。筆者沒有否認日本自身因素重要性的意思。筆者在此重申,筆者并不否認日本戰后的高速發展,但用一些道聽途說的或者是隨心所欲的數據史料作為依據,顯然是不嚴肅、不嚴謹的。也是容易誤導讀者的。

  在結束本文的時候,筆者最為佩服的還是梅汝敖先生。他在東京期間就已經看到了中國這個“戰勝國”和日本這個“戰敗國”的實質性的問題,他在當時的日記中寫道:

  【“(1946年4月12日 星期五)

  我真奇怪為什么麥帥總部(指麥克阿瑟為統帥的盟國駐日本總部-筆者注)還天天替日人叫糧食恐慌,為他們無微不至地打算,這樣的戰敗國也可算是“天之驕子”式的戰敗國了。比起我們多劫多難的戰勝國,我們真不能不自嘆弗如!”】

  筆者曾在《炎黃春秋》2011年第11期上發表過《抗戰勝利后中國并沒有站起來》一文。當時收集了不少資料。這篇關于中日經濟發展對比的文章,是筆者根據當時收集的資料中的一部分整理出來的?,F在需要補充說明的是,后來茅某軾先生在某些方面有了新的認識。比如,他承認自己年紀大了,講話寫文章時有些數據懶得去核實,可能是搞錯了。還有,他承認毛澤東在醫療衛生方面搞得好。

  希望茅某軾和他的朋友們在新時代有更多的新認識。在實現中華復興偉業的道路上,咱們可以攜手砥礪前行。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六码六肖中特 极速时时彩规则 福彩快乐10分技巧 澳门娱乐手机官网 炒股怎么炒基础知识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万达彩票app下载西西 贵州快3开奖和值走势图 深圳知名的配资公司 000039股票分析 深圳风采92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