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黃樹東:中國要防止“金融殖民主義”

2020-01-23 15:51:15  來源:制度與繁榮  作者:黃樹東
點擊:    評論: (查看)

黃樹東 | 中國要防止“金融殖民主義”

  危害中國財富安全的企圖可能是中國面臨的另一個金融風險。

  我們講金融殖民主義,不只是講許多發展中國家由于金融自由化而變成了金融霸權事實上的金融殖民地這個現實,也不只是講金融自由化是征服其他國家的重要工具,更主要的是主張中國要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思考中國的金融開放和金融改革,構架新的金融體系,避開種種金融陷阱。

  金融自由化的代價2002年8月7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處于貨幣危機中的巴西簽署了300億美元的拯救計劃。這是IMF歷史上最大的援助計劃。從1998年巴西經濟危機以來,IMF的巴西貸款總額達到了630億美元。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持續橫掃世界每個地區的金融危機因此而翻到了新的一章。從1997年以后,阿根廷、厄瓜多爾、泰國、俄羅斯、烏拉圭、哥倫比亞、印度尼西亞、肯尼亞和韓國都見證了大規模的金融危機。這些危機都是金融自由化的續集。有人把金融自由化的理論當成浪漫的篇章,但是,它書寫的卻是最殘酷的故事。許多國家的金融自由化過程,是一次在誘人的前景下進行的,深思熟慮、有計劃有步驟的,奔向災難的行軍。

  金融自由化的成本非常高。1989年委內瑞拉根據IMF和世界銀行的計劃推動金融自由化,開放外國投資者對國內銀行的所有權,實行利率自由化,商業銀行私有化,結果導致金融危機,1994年出現銀行系統的全面崩潰。不包括短期和長期直接間接的經濟損失,僅僅是處理危機的成本就相當于GDP的20%。墨西哥在90年代早期搞金融自由化和私有化,然后出現金融危機,到1999年處理危機的成本占1998年GDP的17%。世界銀行曾經做過調查,出現危機的經濟體處理危機的成本最嚴重的高達GDP的50%!巨大的經濟社會總成本,使許多發展中國家掉入漫長的中等收入陷阱,在最接近成功的時候掉入失敗的深淵。金融危機最大的成本還不在這里。

  最大的成本是那些國家幾乎喪失了金融主權。有些國家由于長期依靠西方的資金,在金融自由化以前就沒有多少經濟主權和金融主權,金融危機則加劇了這一狀態。另一些國家本來有一定的金融主權,在金融危機中全面喪失。在金融上完全依賴西方,金融政策幾乎被西方和某些跨國機構控制。有些央行變成了事實上的美聯儲的分支。環顧一下當今世界,究竟有多少發展中國家享有根據自己的內部經濟問題而制定金融政策的完全主權?有多少發展中國家的金融政策不受美聯儲政策的左右,不受國際資本的左右?淪為金融殖民地是推行金融自由化的發展中國家最大的成本。

  金融殖民主義二戰以后,在民族獨立的浪潮中,誕生了許多新興的國家,許多殖民地獲得解放,然后奔跑在經濟發展的道路上。有許多經濟體在接近終點時被絆倒了,金融殖民主義是最主要的一個路障。金融是經濟的血液,而金融自由化如吸管一樣源源不斷地吸納著那些國家的財富,曾經獲得的經濟金融主權部分或全部喪失。

  金融殖民主義有以下幾個特點:(1)美元霸權;(2)許多發展中國家金融主權的喪失;(3)超國家金融機構對許多發展中國家的控制加強,在某些時候它們甚至完全控制了某些國家的經濟主權;(4)國家財富遭到大規模洗劫,加深了許多發展中國家對國際金融資本的依賴;(5)國際金融資本更多用來控制發展中國家的經濟,成為剪羊毛的工具;(6)金融自由化成為擴張地緣政治強權和全球霸權的戰略。

  幾十年的金融自由化不僅沒有縮小發達國家和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中國除外)的差距,反而擴大了這個差距,導致許多發展中國家財富大規模流失,使它們在金融上進一步受到控制,從而在世界范圍內建立了一個產品和資本的大循環:發展中國家用產品或資源換取美元,用美元換取美債;美國得以繼續債務循環,利用回流的資本,整軍備武,維持軍事霸權,并且收購發展中國家的企業。如果沒有金融殖民主義,這個大循環無法繼續,美元霸權無法繼續,美國政府債務循環無法繼續,美國軍事霸權無法繼續。金融霸權極大地彌補了美國實體經濟入不敷出的困局。在經濟實力迅速衰退的今天,在內部經濟矛盾惡化的今天,在地緣政治耗盡實力的今天,金融殖民主義是支撐美國霸權的最后一根柱子。這個金融殖民主義的頂端是一個龐大的金融帝國。

  金融帝國是金融資本和國家權力的結合。這個觀點準確嗎?這是美國廣大中下層2016年表達的看法。他們批判金融資本和權力的結合。年輕人這樣批判它,班農這樣批判它,桑德斯也這樣批判它。從美國中下層的現狀和他們的反叛可以看出,這個金融帝國主要滿足的是金融資本的政治經濟需要,是金融霸權的需要,而廣大中下層在過去30多年里,實際收入完全停滯。他們沒有受惠于這個金融帝國,反而是受害者。我們在前面用許多數據從不同方面陳述了中下層不斷惡化的貧困現象。他們的相對貧困化是隨同金融帝國的擴張而不斷惡化的,是金融帝國導致的。金融帝國是少數精英階層對國家權力控制的結果。反對金融殖民主義不是反對利用國際金融資本,不是不負責任地反對國際合作,不是否定在目前制度下美聯儲承擔的世界責任,而是要警惕金融霸權,警惕在金融市場的面紗下掠奪財富的擴張沖動,警惕財富的大量流失,警惕貨幣主權的侵蝕和金融霸權的地緣政治沖動。金融霸權最堅硬和最脆弱的一塊基石就是美元;金融霸權最不平等和最具有麻痹性的基本秩序就是金融自由化。

  金融可能成為地緣政治和財富洗劫的工具。金融競爭成了國家競爭重要的角力場。中國怎么辦?中國希望在自己決定的場所和規則里面,根據自己的利益來競爭。在金融戰略上,中國可能需要另一場長征,沖破金融上的圍追堵截,建立自己的根據地。“到敵人后方去”,聯合廣大的發展中國家,建立金融根據地,警惕和拒絕金融殖民主義是提高中國金融競爭力的關鍵內容。拒絕金融殖民主義不是拒絕西方在金融投資和風險管理方面的成功經驗和失敗教訓。正如我們拒絕炮艦政策不是拒絕槍炮,拒絕原子彈的危險不是拒絕擁有自己的原子彈一樣,拒絕金融殖民主義是拒絕大規模的財富流失,拒絕大規模的金融風險。當年美國如果簡單地在大英帝國的金融秩序里面搞金融自由化和金融開放,搞同世界金融秩序接軌,也許美國就不是美國了,美國就無法享有戰后急劇擴張的地緣政治權力。美國的經驗值得借鑒。

  金融霸權是建立在地緣政治權力的基礎上的。地緣政治實力的消退必然伴隨著金融霸權的逐步衰落。而中國經濟和地緣政治實力的上升,必然需要金融實力的上升。但是,在目前的世界金融和貨幣格局里面,金融自由化和金融開放,達不到這個目的,而且風險很大。從歷史上看,1945—1980年,美國的金融霸權就不是建立在金融自由化基礎上的。中國需要實實在在地夯實實體經濟,建立強大的國防力量,提升國際地緣政治的實力,選擇有所作為的范圍,以此為起點,建立不同的金融秩序。這比金融自由化重要得多。

  推銷金融自由化可能是地緣政治的工具,是國際金融競爭的手段,是建立金融帝國的戰略,是金融資本的擴張沖動在地緣政治上的延伸,是金融殖民主義的工具。對此,肯定有許多人不同意,有許多中國的經濟學家也不會同意。有人會指出,金融自由化是為了向金融尋求增長,是為了中國自己的利益。為此,需要回答:

  第一,如果別人要求中國搞金融自由化是為了中國的經濟增長,因為金融是重要的國際競爭力,那么為什么同樣的國家和人群又堅決反對中國收購某些高科技企業?后者不是更有利于中國的經濟增長,有利于增強中國的競爭力嗎?

  第二,如果推動金融自由化是為了發展中國家自身的經濟發展,那么看看過去幾十年的歷史,誰是那些金融危機的最大受益者?美國的金融霸權、美國的金融資本是否通過那些國家的金融危機而越來越強大?

  第三,在現有國際金融秩序下,金融自由化對于美國的金融霸權,對于華爾街,對于美國的金融資本,是有利還是不利?我們看到,世界范圍的金融自由化,進一步強化了美聯儲世界央行的功能和地位,更有利于金融資本的控制,更有利于華爾街。

  第四,現有國際金融秩序是平等的嗎?顯然不是。那么在不平等的基礎上,每個國家如何享有真正的金融自由?

  很多發展中國家因為金融自由化,而出現大量財富流失,進而跌入中等收入陷阱,這是已然發生的事實。

  思辨的問題不如辯證的事實。讓我們再次看看歷史的事實和事實表達的歷史邏輯。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六码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