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莫言在東北鄉這個舞臺上,盡情地表演些什么?

2020-01-24 09:33:47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劉同塵
點擊:    評論: (查看)

  莫言在東北鄉這個舞臺上,盡情地表演些什么?

  ——評莫言《講故事的人》之七

  本文探討《透明的紅蘿卜》第三個“亮點”:“《透明的紅蘿卜》中的黑孩子,是莫言全部小說人物的‘領頭的’人物,在高密東北鄉這個舞臺上,盡情地表演。”

  我在《評莫言《講故事的人》之五》中指出:這個黑孩子就是莫言,莫言就是這個黑孩子。實話實說,所謂黑孩子在高密東北鄉這個舞臺上,盡情地表演,就是莫言盡情地表演。

  莫言這個黑孩子,在高密東北鄉這個舞臺上,盡情地表演些什么?

  瑞典文學院的先生們,給莫言的“授獎詞”,是最好的說明。抄錄于下,請朋友們欣賞——

  尊敬的國王和皇后陛下,尊敬的諾貝爾獎得主們,女士們,先生們:

  莫言是個詩人,他撕下了程式化的宣傳海報,讓個人從無名人海中突出。莫言用荒誕和譏諷攻擊歷史的謬誤、貧乏及政治的虛偽。他用戲弄和不加掩飾的快感,揭露了人類最黑暗的一面,不經意間找到具強烈象征意義的形象。

  高密東北鄉體現了中國的民間故事和歷史,卻又超越這些進入一個國度,驢和豬的聲音淹沒人聲,愛與邪惡都呈現超乎自然的比例。

  莫言的幻想跳出人類生存現實。他善于描述自然;也徹底了解饑餓的含意,他筆下的英雄、情人、施暴者、強盜,尤其是堅強不屈的母親們,令20世紀中國的殘酷前所未有如此赤裸地呈現,向我們展示一個沒有真理、常識、憐憫的國度,以及那里魯莽、無助和荒唐的人們。

  中國歷史上反覆出現的〝人吃人〞證實了這種苦難。莫言筆下〝吃人〞象征無節制的消費、鋪張、垃圾、肉欲和無法描述的欲望,只有他能那樣跨越禁忌嘗試去闡釋。

  莫言的小說《酒國》中,極品佳肴是烤三歲童子肉。只有男童能入膳;被忽視的女童反得以生存。這一諷刺指向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令天文數字的女嬰被流產:重男輕女,女孩連被吃的資格都沒有。莫言還就此話題寫了一部完整的小說《蛙》。

  莫言的故事用神話和寓言做掩飾,將價值觀置于故事的主題。在莫言筆下沒有毛時代中國的〝標準人民〞,而是充滿活力、不惜用不道德的手段來滿足他們的生活,打破被命運和政治劃下的牢籠。

  莫言所描述的過去,不是共產主義宣傳畫報里的快樂歷史。他用夸張、滑稽模仿加上變異的神話和民間故事,對50年來的宣傳進行修正,并令人信服。

  在他最著名的小說《豐乳肥臀》中,從女性視角描述了大躍進和1960年的大饑荒,用嘲笑的筆法寫革命偽科學試圖用兔子精液讓母羊受孕,并把所有對此表示懷疑的人斥為右派分子。小說結尾描述的90年代新資本主義,騙子們賣化妝品致富,仍在試圖用異體受精孵出鳳凰。

  莫言作品將一個被遺忘的農民世界生動展現人前,甚至不惜用刺鼻的氣息刺激感官,既冷酷無情得教人目瞪口呆,又摻合令人愉快的無私,他筆下沒有一刻枯燥乏味。這個作家彷佛通曉并善于描述形形式式人類生活,各種手工藝、冶煉、建筑、挖渠開溝、畜牧和土匪的花招詭計通過他的筆尖躍然紙上。

  他比拉伯雷和斯威夫特以及當代的加西亞.馬爾克斯以來多數作家更滑稽和震撼人心。他語言辛辣,在他描述的中國近100年的畫卷中,既沒有跳舞的獨角獸和仙女,但他描述的豬圈式的生活,令人親歷其境。意識形態和改革運動來來去去,但人的自我和貪婪恒在。而莫言為所有小人物抱打不平,無論是日本侵華期間、毛式恐怖之下、還是今天的生產狂潮中面對不公的個體。

  莫言創作出的家鄉是一個美德與卑鄙殘酷交戰之地,是一次踉蹌的文學冒險。中國以及世界何曾被如此史詩般的春潮席卷?在莫言的作品中,世界文學的聲音掩蓋同儕。

  瑞典文學院祝賀你。請你從國王手中接過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

  ——這就是莫言這個黑孩子,在高密東北鄉這個舞臺上,盡情地表演。

  莫言這個黑孩子,就是憑著在高密東北鄉這個舞臺上,盡情地表演,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2020年1月22日星期三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六码六肖中特 湖南快乐十分软件定制 广东快乐十分精准计划 股票几点开盘 481投注表和中奖规则 炒股配资网站 app股票配资平台 安徽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福彩黑龙江36选7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怎么看中奖 苹果股票